COCO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大秦,开局被始皇帝偷听心声 > 第0001章开局被始皇帝窃听心声

大秦,开局被始皇帝偷听心声 第0001章开局被始皇帝窃听心声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大秦,开局被始皇帝偷听心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王栋百般无聊的在咸阳城的街道上摆上地摊。

没办法,为了系统的奖励,王栋这三个月来,不得不每日按时出摊,日出开始摆摊,日落才可以收摊返回。

谁让他是个穿越者呢!

而且激活的还是摆摊就变强系统。

摆摊第一天,获得奖励制盐之法!

摆摊第二天,获得奖励造纸之术!

摆摊第三天,获得奖励霸王之力!

摆摊第四天,获得奖励每日增长0.01。

摆摊第五天,获得奖励土豆百斤。

摆摊第六天,获得奖励红薯百斤。

摆摊第七天,获得速效感冒胶囊一盒。

摆摊第八天,获得奖励二锅头十斤。

……………

王栋把所有的奖励,都暂存在系统空间里,自己用的时候可以随时提取。

从此以后他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美滋滋。

不过系统奖励丰厚的同时,处罚也非常的厉害。

若是旷工一天,将收回前十日的所有摆摊奖励。

若是旷工两天,将收回一个月内的所有奖励。

若是连续旷工三天的话,不但收回之前的所有奖励,而且摆摊系统将自动休眠一年。

这让王栋不得不风雨无阻的,每日开启自己的摆摊生涯。

摆摊的地点可以不固定,可是摆摊的时间却是固定的,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

万恶的摆摊系统啊!

竟然要霸占一天最美好的12小时时间。

王栋多想去穿越者联盟公会,控告无良的摆摊系统恶意压榨穿越者啊!

可是,无奈控告无门也无路啊!

王栋的前身,乃是通伍侯王贲府上的一个管家。

打小就无父无母的,可是这无父无母的王栋如何能被王贲委以管家的重任?

而且现在还任由他在咸阳城的街道上摆摊?

那是因为他的身份可不简单。

十八年前,王贲的父亲王翦,将王家的侍女送进了秦王宫。

当时的秦王嬴政醉酒后,宠幸了侍女。

谁知一夜春风度,竟让侍女怀下了秦王嬴政的骨肉。

没有名分的侍女,担心这孩子在宫里活不长久,王翦也深知有这样的可能,于是将王栋偷偷的接回了王府扶养。

而且让王栋跟在王贲的身边。

王贲从父亲王翦口中得知王栋的身份,自然是小心仔细的呵护着。

而且在其十六岁那年,便将管家的重担,交到了王栋的手中。

目的自然是锻炼王栋的管理能力。

不曾想,三个月前,王栋突发重病。

眼看王栋快不行了,王翦跪倒在始皇帝面前,说出了十八年前的真相。

得知真相的始皇帝是悲喜交加!

喜的是,自己竟然还有一位皇子遗落在王府!

悲的是,这皇子竟然病重的如此厉害。

始皇帝见到王栋的时候,王栋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

开玩笑,一个高烧四十度的少年,而且已经烧了这么长时间,还有意识才怪。

宫里所有的太医,都被传召而来通武侯的府邸,结果即便是所有的太医使出浑身解数,对已经烧迷糊的王栋,也是无能为力。

始皇帝看着咽气的王栋,非常伤心的返回了秦王宫。

既然王栋不幸重病而亡,始皇帝也取消了打算公开他身份的圣旨。

而且交代王翦和王贲,一定要厚葬王栋。

王翦和王贲也是伤心欲绝啊,毕竟这孩子是他们看着长大,抚养成人的。

就在已经将王栋装进了棺材,盖上棺材板准备下葬的时候。

王栋竟然复活了,当时双手将棺材板托起来的王栋,当场就吓昏死过去五个王府的下人。

不吓昏死过去才怪,谁这辈子见过,从棺材板里爬出来的人啊?

王栋的死而复生,让王翦和王贲喜极而泣。

就在他俩准备给始皇帝报喜的时候,突然发现王栋癔症了。

王栋不但开始疯言疯语,

说一些众人听不懂的话,而且大笑着说他们在演戏。

过了很长时间,王栋才安静了下来。

不过冷静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明天开始去咸阳城的街道上摆地摊。

若是不答应他的要求,就继续死给他们看。

王翦和王贲,自然是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不就是摆地摊吗?有什么大不了得。

小祖宗啊,您可是始皇帝的皇子,命金贵着呢!

若是始皇帝昭告天下,众人都得尊称您为公子栋!

王翦和王贲连夜入宫,将王栋死而复生的消息告诉了始皇帝。

始皇帝当场哈哈大笑起来!

“寡人的皇子,连阎王爷都不敢收。”

不过当王翦和王贲告诉始皇帝,公子栋癔症了之后。

始皇帝又笑不出来了。

“二位爱卿,好生替寡人照顾它吧!寡人不会亏待二位爱卿的。”

一位癔症的皇子,那不是有损他始皇帝高大上的光辉形象吗!

始皇帝再次打消了昭告天下,自己还有一位皇子的打算。

今日退朝之前,始皇帝心血来潮,突然想去偷偷看看王栋。

于是,始皇帝留下了上卿蒙毅。

二人换上便衣之后,直奔王府而去。

得知王栋正在正阳酒楼对面的街道上摆地摊,于是始皇帝便带领蒙毅直奔正阳酒楼。

至于王栋的安全问题,王翦和王贲,早就安排的妥妥的。

在王栋摆摊的四周,有数十个摊位,都是从王栋开始摆摊后突然出现的。

他们自然是王翦和王贲派来暗中保护王栋的武士。

王栋对此心知肚明,也对王翦和王贲二人深表感激。

从这具前身的记忆力,他已经知道了自己乃是被王翦和王贲扶养长大。

至于他是始皇帝的皇子的事情,却是一无所知的。

不过,他感激归感激,却是不能告诉王翦和王贲,自己乃是穿越者的事实。

不过,他相信,即便是自己告诉他们,那两位老顽固,也绝对不会相信的。

前天晚上,自己不过是说了一句,始皇帝活不过秦王政36年,如今已经是秦王政33年,还有三年的好光景,咱们抓紧时间跑路吧!

便被王贲拎起来棍子,追着打。

幸亏自己跑得快,开玩笑如今自己可是有好几种轻功身法傍身的。

根本不用使出全力,王贲一辈子也别想追上自己。

唉!

万恶的旧社会啊!

说实话,也要被追着打,真是没有天理啊!

太阳斜射过来,让躺在躺椅上的王栋,不得不将头顶的草帽,往下拉拉帽沿。

这把躺椅自然也是摆摊系统奖励的,大秦这个时候根本不可能制造出这样的躺椅。

为了这把躺椅,王翦和王贲研究的头发都掉了一大把,愣是没研究出来个一二三来。

“我卖的东西,你买不起!去别的摊位看看吧!”

感觉到没有了阳光的照射,王栋以为是变天了。

睁开眼一看面前竟然是两位衣着华丽之人!

于是便开口说道。

心里却暗自诽谤。

【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可惜老子的物件,你们还真买不起!】

这道声音偏偏在始皇帝的脑海里响起!

始皇帝嬴政当场就呆住了。

这个小兔崽子,竟然敢看不起寡人。

知道寡人是谁不?

寡人乃是大秦始皇帝嬴政!

始皇帝嬴政不过片刻的震惊过后,便恢复了正常。

他很快笃定刚刚脑海里的声音,定是自己这位癔症了的皇子的。

因为周围除了蒙毅以外,其他的皆是王贲派来暗中保护王栋的武士。

蒙毅见王栋口吐狂言,刚想出言呵斥,便被始皇帝一个眼神阻止了。

“这位小友,做生意讲究一个和气生财,你这样摆摊做生意,一不把所售物品摆出来,二直接便说客人买不起,这样做生意的,老朽还是头一次遇见。”

【你懂个锤子?我随便拿出来一件物品,你们没人能买的起,真是烦人,懒得搭理你们。】

王栋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可是这段诽谤之言,再次在始皇帝脑海里想起。

呵呵!

看来真被小瞧了啊。

真是有趣,王栋癔症以后,没想到自己这个做父皇的竟然能听到他的心声。

今天,寡人倒要看看,你这孩子整日里摆摊,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始皇帝低头在蒙毅耳边低语几句。

蒙毅虽然不解陛下为何如此吩咐,不过圣意不可违,蒙毅还是按照始皇帝的交代,往对面的正阳酒楼走去。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蒙毅身后便跟着两个店小二,一起走了过来。

两个店小二,一个端着酒壶,一个端着菜肴。

“小友,时候也不早了,老朽今日请你对饮一杯如何?”

人家都如此热情了,王栋再不和气的对待,那就有点太过分了。

“多谢老伯,晚辈不善饮酒,这酒楼的菜肴太过奢侈,老伯的好意,晚辈心领了。还请老伯和这位大哥一起享用吧!”

王栋微笑着指着蒙毅开口说道!

始皇帝对于王栋的彬彬有礼,感到非常的惊喜!

由此可见,这孩子癔症大为好转啊!

可是,下一秒,始皇帝的脸绿了起来!

【哼,还对饮一杯,你那酒壶里的所谓的美酒,能叫酒吗?喝起来跟白开水差不多,哪有二锅头来劲,还有那水煮菜,那是人吃的玩意吗?喂猪,猪都会哭晕在厕所……】

始皇帝脑海里响起的声音,让他差点暴跳如雷,有一种想要胖揍王栋一顿的冲动。

不过,始皇帝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这话,蒙毅没有听到。

王栋又是自己遗落在外的皇子。

即便不是自己遗落在外的皇子,胖揍一顿也要有胖揍一顿的理由啊。

如今大秦在自己的治理之下,可是一个法治国家。

车同轨!

书同文!

行同伦!

不过既然寡人能够听到这小子的心声,今日不妨就试试这小子肚子里有几两墨水。

或许自己这位皇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两位店小二很快搬来了矮桌和蒲团。

始皇帝和蒙毅,就这样盘腿坐在蒲团上,相对而饮起来。

【两个神经病,明明喝得没一点味道的低度酒,还一脸享受的模样。更何况这又不是路边吃烧烤,有必要对着一盘猪都不吃的水煮菜,流口水吗?】

始皇帝一口酒差点呛住自己。

忍了,为了继续考验这个小子,寡人能忍!

“徒儿,如今大秦兵强马壮,四海升平,你我师徒方能在这大街之上对酒当歌。此生能见此盛世,为师足矣!”

始皇帝,便开口说话,便对蒙毅使眼色。

蒙毅在始皇帝身边这么久,自然最懂始皇帝的心意。

不然,他也混不到上卿的位置!

【可拉倒吧!始皇帝确实是千古一帝,丰功伟绩流芳万年!】

【可是,大秦不过还有三年好日子过了,三年以后,始皇帝暴毙而亡直接去陪阎王爷斗地主去了,大秦落在胡亥手里,唉,秦二世而亡啊!】

咣当,始皇帝手里的酒杯跌落在地上。

半杯酒水也洒了一地!

逆子啊,逆子!

前一句,还说的好好的,口吐芬芳,赞扬自己是千古一帝,流芳万年!

后一句,就诅咒自己还有三年的寿命,三年以后暴毙而亡!

这酒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愉快的喝下去了。

“先生,您没事吧?”

既然刚刚始皇帝示意以师徒相称,蒙毅自然改口称呼始皇帝为先生。

“为师感到有点不舒服,陪为师回去吧!”

【就这?就这点酒量也敢出来丢人现眼,若是喝上我的一口二锅头,那还不一头栽倒在大街上!】

蒙毅扶着始皇帝走到了正阳酒楼的门口,王栋一直目送二人登上马车。

【好家伙,还真是有钱人,看这马车比我们王府的马车都豪华。】

始皇帝脑海里响起的最后这句话,让始皇帝感觉王栋没有癔症。

癔症的人,怎么会知道,这马车比他们王府的马车还要好。

“陛下,我们回宫吗?”

“不,立即再返回武通侯的府邸。”

“寡人有话要好好的问问王贲!”

“陛下,刚刚那摆摊的少年……”

马车上,蒙毅看着闭上眼睛思索的始皇帝,轻声开口。

普天之下,能够可以和始皇帝同乘一车的臣子,也只有蒙毅一人了。

“蒙卿,是不是感到很奇怪,寡人怎么会对一位摆摊的少年如此感兴趣?”

蒙毅没有开口回话。

他知道始皇帝的脾气,若是他想说,自然会接着讲下去的。

“实不相瞒,蒙卿,那孩子是寡人的皇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