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瀚海唐儿归 > 第九章 西北孤忠张义潮

瀚海唐儿归 第九章 西北孤忠张义潮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瀚海唐儿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张昭,(后)梁乾化二年生人(912),西汉金山国白衣天子张承奉幼子,归义军第三代节度使张淮鼎孙,大英雄张义潮曾孙,上面还有个兄长张暅(geng四声),死于曹氏代张时期。

他所在地方是远离中原孤悬西北的河西走廊,西汉金山国则是个哪怕是历史爱好者都很少知道的国家,因为它不但地盘小,还只存在了大约四年,史料更是少得可怜。

唯一确定的,就是这小国家,是收复河西六郡的大英雄张义潮孙子张承奉,也就是主角这倒霉老爹,在归义军瓜沙二州建立的西北唯一汉人政权。

西是指方位,汉指汉族,金山在敦煌西南,也就是后来的阿尔金山,这个时候敦煌一带的人把金山视为保护神山,一度成为沙州的代名词。

所以西汉金山国的意思就是,位居西面之汉人立的金山国,不过张承奉虽然用了陛下的称号并自称白衣天子,但到没有用皇帝的称呼。

张昭名义上的母亲是于阗李圣天的妹妹,于阗王尉迟田毗罗摩之女,实际上母亲,是接替张氏成为归义军节度使的曹议金妻侄女宋氏。

曹氏代张之后,年幼的张昭被带往外祖家敦煌西南的寿昌居住,嫡母尉迟氏和宋氏都还健在。

张昭虽然生的高大,为人却暗弱,可能目睹父亲、兄长的悲惨遭遇后,心智直接被摧毁了,人生一十七年除了念佛以外,什么都没干过。

唯一的一次倔强,就是他最近突然要说去寻一处窟寺参佛,不管众人怎么劝都不肯回去,连生母宋氏派人来劝都不行,老仆忠翁也只好每两天给他送次粮米,这应该就是张超穿越的那个洞窟。

老忠翁则世代是张家的部曲,曹氏代金以后,张昭在嫡母尉迟氏和生母宋氏的力保之下,保住了一条性命,被曹家安排在敦煌西南的寿昌城居住。

因为寿昌地处敦煌西南,不管谁去寿昌都必须经过敦煌,方便看管监视,忠翁就是唯一跟着他的老仆。

而诨名秃毛虎的葛咄是最近崛起在寿昌的一伙马贼,达干则是回鹘人首领的意思,其成员大多是几十年前,被吐蕃人强行迁移到祁连山区居住的龟兹回鹘人。

这些年吐蕃急剧衰落后,管不住这些回鹘人了,所以他们开始成群结队的从祁连山下来,到生活条件更好的瓜沙二州定居或者游牧,秃毛虎就是这些回鹘马贼中较大的一支。

目前是大唐长兴二年,注意,这大唐可不是威名赫赫的李唐,而是那位喜好伶人,自己也能唱几句,前半生秉承晋王三矢遗志威震天下,后半生喜好伶人差点生死国灭的奇葩帝王,后唐庄宗李存勖所建立的后唐。

而长兴二年,则是李存勖死后出来收拾残局的后唐明宗李嗣源第二个年号,这时候父慈子孝大唐带忠臣朱全忠父子的后梁已经完蛋,连灭掉他们的李存勖都没了。

大唐,已经成了河西汉人心中一个逐渐模糊的概念了。

昨晚上根本没睡好,脑海里一直回想着梦中遭遇的张超,走出了齐瞎虎安排他们休息的庙宇。

这座庙宇位于接近山顶的位置,往山下看去,这是一个巨大的山谷。

谷中开垦出了不少的良田,还有小溪从中穿过,谷口狭窄易守难攻,加之上山到谷口还有一段距离,非常适合作为乱世中的桃花源。

不过现在,这个桃花源恐怕要保不住了,因为明显带着回鹘人风格的帐篷扎满了溪边,最少有三四十帐,帐篷周围还有些回鹘女子大声笑着在溪边打水。

这哪是来共谋大事的?分明是来鸠占鹊巢的。

“忠翁谋的好大事!与虎谋皮滋味如何?”老头忠翁灰头土脸的走了过来,张超实在忍不住讽刺了他一句。

在接受了张昭的记忆后他发现,这老头子从他几岁起就在谋划恢复张氏荣光,在他这张承奉的亲儿子都没有半点意愿的情况下,老头子皇帝不急太监急,忙忙活活十余年,终于搞成了这件‘大事!’

可笑复可悲!

“郎君...仆....!”只一句话,张超就把老头子弄红了眼睛,他再傻,昨晚葛咄的姿态和搞法他也看见了,钻了十几年的牛角尖,一个晚上就彻底破灭了。

他觉得大事成矣,想着‘收服’回鹘人为己用从而兴复张家,现在才发现,回鹘人前些日不过是花言巧语蒙他而已。

事都还没成呢,吃人的面目就开始暴露了,等到事成了,恐怕下一个要除掉的,就是他们这几人了。

苍老的脸上上,几滴眼泪从干枯的眼眶中落了下来,灰白色头发没有打理,乱的如同鸟窝一样,黢黑的面孔上沟壑纵横,无一处不在昭示着他内心的痛苦与生活的苦难。

张超突然不忍再说什么了,按照记忆,这具身体因为被曹家猜忌而猪嫌狗不爱,连嫡母尉迟氏和生母宋氏都不敢过多的关注他,生怕引来曹家的不满。

所以,张昭这十七年的人生中,唯一的亲人,唯一当他是主人,是天潢贵胄的,就是这个老仆张忠了。

两人默默无语的围着这座简陋的寺庙转了半天,张超在四处寻找,想看看这里会不会出现梦中的神像。

几个洒扫的妇女好奇的看着他有些叽叽喳喳的,显然他白衣天子儿子的身份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非常神秘,甚至还有两个顽童嗖的跑到张超前面看看他的样子,然后在母亲的责怪中又飞快的跑远。

突然,张超猛地一震,在这座庙宇的正殿门口,一盏让他十分熟悉的油灯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忠翁,此神像是何人?”庙宇正殿中,迫不及待闯进去的张超,终于找到了跟梦中神像一模一样的存在,一尊色彩已经脱落,处处裂口,但仍然威风凛凛的神像。

“此乃郎君曾祖,河西六郡番汉人的天!大唐太保,敕封南阳开国公,归义军节度使,张讳上义下潮公!

没有太保公,我等尚在吐蕃治下如同猪狗般,没有太保公,河西汉儿恐怕已经成了嗢末那样不知祖先,不识文教的蛮夷了!”

老张忠满脸激动,满是沟壑的脸上闪出了自豪神色,那是对以往荣耀的无限怀念。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