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一四五三章,你居然有一颗恒星

猛鬼收容系统 第一四五三章,你居然有一颗恒星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猛鬼收容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梅瑟琳表情惊恐,丈夫被一个怪人提起,拉到距离地面10几米的位置,克莱夫整个人已经懵了,他刚和妻子用餐出来,忽然间就飞起来了,他往身后看去,一个三脸人身上缠着锁链,牢牢地锁住了自己。

“你要做什么?”

克莱夫浑身颤抖,对方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懂,但是他能看到对方在流口水。

哦,上帝,这个三脸怪物要吃了自己!

一瞬间,克莱夫感觉到脖子被勒紧,求生的欲望喷涌而出,可是无能为力,头顶不知为何好像有金光汇聚。

难道自己在濒死之际……得到上帝的指引了吗……

金光越来越明显,三脸人深深一嗅,美味冲入鼻子,他正待吞下那金光时,忽然脸上挨了一拳,整个人砸在大楼墙上。

秦昆及时赶到,一手扛着克莱夫,向下落去。

十几米的距离也不过是三、四层楼的高度,秦昆落在地上,大地一震,怀里已经昏迷的克莱夫被放在地上,那位三死星人直冲而下。

“你惹怒我了!星辰锁链!”

那锁链很快,似乎一帧一帧的动画被瞬移加速一般,刹那间来到秦昆身后,就在锁链即将打在秦昆后脑时,秦昆微微侧身,一把握住锁链,然后使劲一拽,巨大的力道扯得三死星人直接飞了下来!

三脸人失去平衡,表情惊恐,整个人踉跄在地上滚了几圈,停住去势。

只是他发现落地的位置恰好就在秦昆脚下!

楼上,刚刚赶下来的聂雨玄看到这一幕,表情错愕。

秦昆对力量的把握已经细致到这种程度了吗?

聂胡子绝不相信三脸人滚落到秦昆脚下是巧合,然而秦昆也证明了这一点。

他拽下三脸人的时候,右腿慢慢向后抬起,好像准备踢球一样,直到三脸人刚好滚到脚下时,秦昆用尽全力,抽射出去!

砰——

三脸人右脸被踢碎,整个身子飞起,可是秦昆的腿更快!

啪——

抽射完紧跟着一记下劈,原本要飞出的身子又被钉在地上。

两脚仿佛格斗游戏中的连招一样,然后……

抬腿,重踏!

轰轰轰——

暴力的重踏让三死星人前胸贴到了后背,他仅剩的两张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然后……瞳孔失焦。

周围的人已经吓傻了。

不光是被那群怪物吓到,更有秦昆暴力野蛮的模样。

安静片刻,梅瑟琳第一个走了过来探查丈夫的情况,回想起秦昆刚刚的凶残,这才知道30年前高卢之剑如此礼遇秦昆是有原因的。

“秦……谢谢……”

秦昆轻轻一笑:“找个地方躲着吧,这几天别出来了。”

现在的宿主们已经开始狩猎,秦昆看得出他们是饿急眼了,因为那些普通人体内的金光,诱惑着他们甘愿冒险。

这种开阔的地方都有袭击者出现,那么城区里的犄角旮旯,恐怕……不容乐观。

教廷这么玩……真的好吗?

秦昆觉得有必要去肃清一下周围了,不然真等着这群家伙吞食金光后变得越来越强,就没法收拾了。

一想起周围可能存在的危险,秦昆猛然意识到臭魁、婴母、法尤坦三人还在酒店,这三人可能才是潜在的危险。

刚想叫来旁边的朔月,问问三个人今天去了哪时,很久没有动静的系统出现提示。

‘突发任务:灾星降临’

‘任务描述:宿主即将进入随机的因果线中’

‘任务目的:解决灾运’

‘任务奖励:特殊体质——无缝塔’

突发任务?

还有奖励?

居然……又是体质???

不对啊,自己不是有了昆仑骨了吗?怎么又来一个?难道顶级宿主每人有两种体质?

秦昆愕然间,天眼顿时发现大厦楼顶,又出现一个三死星人。

天眼望去,那人居高临下,不同于刚刚解决的小角色,此人赤着上身,浑身紫蓝色的肌肉虬结有力,他身上布满纹身,莹蓝色的圆点如同星象图一样闪烁着特别的光芒,期间还有晶莹的丝线将其链接在一起。

下一瞬间,秦昆背后也开始发烫……

然后,秦昆后背也出现了与对方一模一样的圆点,不过是金色的!

秦昆仔细辨别后发现,这原来是……曾经度化金六子时候得到的那粒金光?!

那金光圆点如烙印一样出现在背后,周围出现灼伤一样的蔓延纹路,下一刻,秦昆的世界所有人都消失,只剩那个三死星男子。

他表情惊异:“你居然有一颗恒星?”

恒星……???

周围全是白色,秦昆四周看了看,天眼的视线又看向后背。

你管这玩意叫恒星?

秦昆怀疑十死城的翻译系统出问题了。

那男子却道:“也罢,既然它将你定在这,我依然有办法杀了你。”

秦昆看见那男子猛然扑来,秦昆抡起一拳,那男子被打成漫天星辰直冲天空,秦昆也被巨力撞倒在地。

脑海,天旋地转。

秦昆总感觉那不是人的力气,怎么感觉被行星撞到一样。

“妈的,这三只脸的怪物用的什么鬼招式……”

秦昆躺在地上,看着头顶上繁星满天,脑子里天旋地转,半晌才定下神。

周围的大厦,忽然间变成大树。

天空也从傍晚变成了白天。

面前,一张大脸探了过来。

“蘑菇,甩个蔓(报个名号)!”那人俯视着秦昆。

秦昆揉着脑袋:“滚。”

“不说削你了!”大脸犹豫了一下,威胁道。

秦昆气笑了:“七弦蔓。”

“原来姓秦,你哪路(哪来的)?什么价(做什么)?”

秦昆坐了起来。

那人一口关东口音。

看来……又是金六子的因果线。

发现大脸旁还有四五个汉子,黑黢黢的枪口全指着自己。秦昆扁了扁嘴:“敢盘我的道,知道我谁吗?”

“你谁啊?!”

“北岭山头一炷香,东南西北我为王,他日凌云插双翅,白虎入关啸长江!我就是……”

话没说完,四五杆枪上膛,秦昆嘴角一抽,那大脸汉子鄙夷道:“就你这熊样还敢冒充大当家!给我崩了!”

秦昆嘴角一抽迅速起身,一脚步虚踏破阴关,枪声四起,再出现秦昆到了众人身后,心有余悸道:“景海川的手下越来越野了!”

众人没有被秦昆的话吓到,却被秦昆鬼魅的身法吓到了。

这厮怎么忽然跑自己后面来了?!

“移形换影,胡仙第马?!”

一个人吓到赶紧扔了枪,跪下给秦昆磕头:“胡家大仙饶命,我等不知您法驾北林岗,无意冒犯,无意冒犯啊!”

胡家大仙?

四五个人里似乎一半见识过狐仙的本事,听到面前这位竟然是狐仙第马,纳头便拜。

秦昆看见自己被错认成狐仙第马了,心中无语,索性也没解释。

发现还有两个扛枪的汉子,故作不满道:“你们不下跪吗?”

其中就有先前的大脸汉子,他脖子一硬,转过头去:“哼!装神弄鬼的骗子!”

骗?

秦昆饶有兴趣。

旁边的汉子见秦昆面色不对,磕头如捣蒜:“大仙莫生气,王栓为了给他娘治病,请了好多次大仙,钱都被骗完了,病反而重了。他一片孝心,只是冲动了点,您大人大量,别生气啊……”

看得出这王栓还挺有人缘,秦昆摆了摆手:“既然这么孝顺,还当土匪?”

“老子要抢钱给我娘治病!”

秦昆一记爆栗打在王栓头上:“抢钱治病?别人家日子不过了?”

王栓流着眼泪,把枪上膛:“你敢打我!”

秦昆又一记爆栗打在王栓头上:“打你怎么了?”

王栓疼的快哭了,端起枪指着秦昆:“你再打一下试试!”

啪——

秦昆上来一个耳光,王栓嘴巴流血,嘴巴里含糊不清:“你……你别逼我!”

他端枪的手都开始抖了,秦昆打定主意,他但凡敢开枪,自己就会扭断他脖子。

秦昆没说话,但威压慢慢逸散。

受不了这种对峙,王栓突然大哭起来:“我妹妹就是被你们害死的,你们还耽误我娘治病,我娘被你们骗的,家产都给你们了,她那么相信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秦昆眯起眼睛。

王栓身后,另一个端着枪的少年哆哆嗦嗦挡在王栓身前:“不许打我哥!”

秦昆瞪了一眼这个少年:“出来当土匪还不让人打,没天理了!”

好凶恶的眼神……

当绺子的都知道,只有真正杀过人的狠角色,才有这种眼神!

少年打了个哆嗦:“我们……我们不是土匪!我们是义士!我们抢的都是为富不仁汉奸和劣绅,杀的都是小鬼子!大当家有严令,我们也不可能欺负寻常老百姓!”

少年说完,咬着牙挡在王栓前面,秦昆望着对方,等了半晌,王栓慢慢把枪放下,秦昆心中怒火也渐渐平息。

“我不是狐仙第马。”

王栓一愣,其他人也愣住。

“所以你娘的病别算在我头上。据我所知,有本事的狐仙第马也挺多,可能你们恰好遇见了骗子。”

王栓咬着牙:“现在说这些有用吗?”

“有啊。如果你娘是中邪之类的,我可以帮你看看。”秦昆尽量做到心平气和。

王栓弟弟一愣:“你刚刚说你不是狐仙第马,怎么看我娘的病……”

“我虽然不是狐仙第马,但我又没说本事比他们差。”秦昆摸出一根烟点上,“前提是你娘真中邪了,其他的我可不会。”

王栓弟弟看向王栓。

王栓低声道:“你当真……”

“嗯。如果是其他病,我还能管景海川借点钱。”

“你真认识大当家?”

“自然。”

王栓惨笑:“寨子里都是走投无路的兄弟,大当家凭什么会借钱给我……”

秦昆撇了撇嘴:“是借给我,你有个屁的面子。带路!”

踹了一脚王栓屁股,秦昆开口吩咐道。

一路上,都是山路,现在似乎是夏天。

脑海里,任务还在。

那就是说‘灾运’依然伴随着自己。

虽然不知道系统说的‘随机因果线’为什么是金六子这条,但秦昆觉得多半跟自己上次的度化任务有关。

看来这金光倒是帮了自己一个忙。

只不过那三脸人为什么说这粒金光叫做‘恒星’……

那不是太阳吗?

秦昆百思不得其解。

北林岗二十里外,疙瘩岭,岭下的黑土地适宜耕种,很早以前就是成了人类的聚集地。

听这几个土匪说,疙瘩岭土地肥沃,生活还算过得去。可惜小鬼子来了后,男丁被抓去当劳力修工事,有很多人再也没回来。这几年下来,田也荒了,人也越来越少,村子里一片衰败,日子过的没什么盼头,时不时还有**来骚扰。

王栓家院里,一个瘸腿男人在削木头,忽然听见门口响动,他站起身,看清了来者后冷声道:“你回来干什么!”

王栓和弟弟低着头:“大哥……”

“我可不敢当你大哥!”

“大哥,这两年你照顾娘辛苦了,这是我攒的钱……”

男人一把打掉王栓手上的大洋:“滚!”

王栓旁边的少年凑过来:“哥……二哥他……”

啪,一耳光印在少年脸上,男人瞪过来:“你也滚!”

身后三个土匪没有说话。秦昆则径自走向屋里。

“谁让你进来的!”

男人放下手中伙计,一瘸一拐跟了过来,表情不善。

秦昆发现这屋子也不算家徒四壁,可能因为之前底子好,只是都老旧不堪了,屋里有些湿,最里面的房间躺着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很虚弱,似乎一直被微弱的痛苦不断折磨,一点点地蚕**力。

老太太身上没什么异味,明显被照顾的很好,秦昆看了王栓他大哥一眼,这个男人怕是真正的孝子。

“问你话呢!”

男人一把揪住秦昆衣服,想拽出来,发现秦昆纹丝不动。

男人惊愕,再拽,秦昆依然杵在原地,轻轻地拨开他的手。

“你娘中邪了。”

一句话说完,秦昆点了一根烟,男人抄起棍子照着秦昆脑袋打下。

“胡说八道!我打死你!”

身后王栓迅速挡在秦昆面前,后背挨了一棍子,疼的龇牙咧嘴:“哥,这人真有本事!”

“放屁!娘就是被这种人骗的,小病耽误到现在成大病了!现在地都下不了,王栓,滚开!!!”

几人在推搡,秦昆朝着他们吐了口烟:“骗你干什么。”

轻佻的态度让男人更为恼火,身后几个人见状迅速抱住男人:“黑娃哥,冷静点!”

男人几乎在低吼,秦昆不准备逗他了,拿起床上老太太头下面的红绸子晃了晃!

“你放下!那是我娘的!”男人急眼了。

王栓看见后也提醒道:“秦爷,你放下吧,我娘被骗的,钱都买了这些绸子了,你拿走的话她更生气啊……”

这些……

秦昆耳朵尖,听到了重点。

“她都买绸子了?几条?”

王栓低头:“三条。”

“另外两条呢?”

旁边的少年道:“家里有阵子揭不开锅,拿去换了点米。”

秦昆咂舌。

有钱人啊!

老太太虽然虚弱,多半是少下地活动,生命力还是旺盛的。之所以刚刚说是中邪,因为秦昆看到了这条红绸布——解命绸。

上次聂胡子中邪,就是这玩意解的,秦昆能感觉到解命绸上特殊的灵力波动,虽然没有白仙给的那条强大,但给老太太看病的大仙还是有本事的。

……这玩意居然被他们卖了?

“好了,带着你妈和红绸子去找棵老树认母就行。记得真心点。”

秦昆说着,离开房子。

“秦爷,这……就完了?”

“废话,老太太没中邪,身体倍棒,就是心情压抑而已。如果这也算邪病侵袭,那解命认母绝对没毛病,我一朋友就用过此法。”

众人愣住。

“秦大仙……认老树当母亲……是不是有点荒谬了?”

秦昆想了想:“也可以认猛兽当母亲,你们有这个胆吗?”

众人无语。

秦昆道:“行了,王栓,你留在这陪着你娘把事情办妥,其他几个,带着我去找景海川,我有事。”

秦昆说着,叼着烟走出院子。

院外,一个老实巴交的村民望着秦昆,纳闷道:“你是谁?”

“路过的。”

村民发现秦昆衣着不凡,好奇道:“留过洋的?”

“算是。”

“哦,那兄弟你的命还算值钱,我劝你赶紧离开那院子吧……两年前这里死了个老太太,听说是被极凶的猛鬼杀的,他大儿子也死了。二儿子和老三是土匪,闻言下山报仇,带了三个兄弟,结果也交代到里面了,死相可惨呢!这屋子一到晚上就闹鬼,千万别进去!”

村民说着,一阵冷风吹来,他打了个哆嗦,赶紧走远了。

院门口,风吹落了烟灰,秦昆叼着烟的嘴忽然僵住。

身后,忽然被拍了一下,秦昆转头,看见是王栓的弟弟。

“秦大仙,俺娘醒了,我们给她说了解命认母的事,她非要见见你。”

见我?

秦昆深深抽了口烟。

有点意思。

“走,那就见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