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违规者俱乐部 > 第1章 寄生侵蚀!

违规者俱乐部 第1章 寄生侵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违规者俱乐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寄生侵蚀!

香江监狱,冰冷的铁栅栏挡住了通往自由的道路,借着窗外微弱的星光,双层架子床爆开的漆皮下泛着一层铁锈。

眼眶乌青,身穿灰绿色囚服,空气中散发着下水道的恶臭,深处黑暗之中的的陈永仁,双眸无神的看着灰暗的天花板,眼神里里闪烁着复杂和迷茫。

他叫陈永仁,一个私生子。

几年前因为老妈死了,人生感到迷茫的他通过一则电视广告,从而决定当一名警察。

本以为这辈子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但没成想自己血脉上的父亲死了,而对方临死前的遗嘱是通知所有子女,这就包括作为私生子的自己。

不管是回归前还是回归后,公职人员都需要政审。

陈永仁的父亲是香江著名社团大佬,这些年因为他而死的人,足以塞满一所警校。

因为身份的问题,陈永仁以一种较为“体面”的方式被赶出了警校,不过在离开警校之前,作为上级督查的黄sir找到了自己,并表示让自己成为直接接受他管理的一名卧底。

人这一辈子很奇妙,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就这样,90年母亲死后的陈永仁,在91年考上了警校,然后在91年下半年离开了警校,随后在92年加入三合会,现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名数次进监狱的社团“大哥”。

现在是92年年底,距离香江回归祖国还有五年。

相比较前几次进监狱的坦然,再次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陈永仁心情莫名的多了几分烦躁和复杂。

原因有很多,比如卧底身份带来的压力,但更多的却是因为自己现在的女朋友——may萧欣岚。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91年,当时自己还是一名警校学生,碰巧在路边看到被傻强偷车的萧欣岚,不过当时两人并没有过多接触。

直到半年后自己被赶出警校,在临近年关的时候,他在旺角百老汇电影院再次遇到了萧欣岚,然后两人便走到了一起。

有了女朋友就有了牵挂,之前陈永仁不在乎,因为他在人世间孤零零的一个人,就好像没有根的浮萍,不管是警察还是卧底,对于他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现在不一样。

1993年12月24日——也就是两天前。

因为在警告期间再度伤人,自己而被判监二十日,作为女朋友的may就坐在法庭旁听审。

在法官宣判结果后,看着may焦急失落的眼神,陈永仁感觉自己的内心被触动了。

漆黑冰冷的牢房,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墙壁,回忆着自己当卧底的这几年时光,以及每次被抓进监狱,may那失望痛苦的眼神,这让他不由在心中问了一句——值得吗?

“呜呜呜~”

马桶里反着消毒水混合着排泄物的刺鼻味道,已经是深夜,牢房里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睡了,陈永仁因为心事睡不着,但没成想牢房内居然传来了哭腔。

眉头一皱,陈永仁从床上爬了起来,黑夜借着微弱的光,他看到被子下发出压抑哭声的傻强。

傻强就是当初偷自己女朋友车的偷车贼,后来自己也混社团,大家也算认识,但关系谈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有仇。

前不久两人在监狱碰到,傻强还准备揍自己。

不过在一番打斗后,虽然自己被打的鼻青脸肿,但被拖出去的却是傻强。

从上铺跳了下来,陈永仁坐在床边,拍了拍傻强的屁股:

“喂,怎么样,打得你很疼啊?”

整张脸因为憋哭,此刻涨得通红,脸上还留着白天自己留下的淤青,眼泪混合着鼻涕一起流下,让眼前的傻强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

但看着傻强眼里的痛苦和懊恼,陈永仁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我老爸今天死了,他是最疼我的。”

“我去求长官,问他能不能让我去拜他。”

“长官就对我说,”

“他说,你知不知什么叫坐牢啊?!”

“坐牢就是就算你老爸死了,也不能让你出去拜,你明不明白,走啊。”

深夜的监狱,寂静无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傻强的话戳中了内心的柔软处,他那带着悔恨的哭腔在监狱传得很远。

陈永仁张开嘴,他本来想要安慰傻强,但在他张嘴的那一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很难受,明明能说话,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神色复杂的拍着傻强的肩膀,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傻强,还是在安慰自己。

人活一世,总是要有些牵挂,以前陈永仁不懂,但看着哭到失声的傻强,他莫名的想到may。

或许看到自己被送进监狱的那一刻,她的心情和此刻的傻强是一样,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嚎啕大哭的傻强最终哭晕过去,也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

一边流着泪,一边说着对不起。

深夜的监狱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冷清,和外界的花花世界不同,这里的时间仿佛静止,空气中弥漫着绝望,懊恼,以及令人窒息的压抑气氛。

而在漆黑的牢房里,位于厕所旁的水箱里,一团漆黑色的蠕动生物一点点的爬出。

经过片刻的扫视后,在确定房间内所有囚犯都睡着了后,这团蠕动的生物向陈永仁的方向爬去。

顺着陈永仁的毛孔,陈长青将黑色粘液一点点的渗入到对方体内。

同时在陈永仁的脸上,有类似的黑色粘液冒出,整个过程持续了三十分钟,直到对方的身体无法容纳更多,陈长青这才疲惫的从陈永仁体表脱落。

随后便是和此前一样,蠕动着钻进水箱。

时间回到一天前,在那片神秘空间,当陈长青将七面骰子放在青石桌的那一刻,海量的信息涌入到自己脑海中。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世界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真实的世界是由无数宇宙构成,由低等到高等,一共分为六个等级,对应着七面骰子的六个面。

而被砍掉的那个角,也就是所谓的第七面,指的则是突破世界极限的超脱者。

很多很多年前,创造了无数宇宙的创世神,因为感觉太无聊,最终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他的力量则一分为二,分别是代表着秩序的【执法者联盟】和代表着混乱的【违规者俱乐部】。

违规者俱乐部的成员可以通过改变其命运轨迹的方式从而获取力量,执法者联盟则通过将改变的历史,掰回到原本轨迹的方式来提升自身的实力。

关于执法者联盟的情况,陈长青不是很清楚,毕竟自己是俱乐部的成员。

根据脑海中的信息,他得知违规者俱乐部一共分为八个席位,总计十四个成员。

每个席位的人员不是固定的,当实力达到第七阶段超脱者后,就有资格选择一个新人成为自己席位的继承人,而当新人的实力同样达到第七阶段超脱者后,上一任席位的拥有者便可以自由离开。

为了保证双方战力对等,继承人名额的上限是六个。

风险和机遇是对等的,在吸收完俱乐部给出的信息后,陈长青对当前自身情况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

首先,自己已经不是人了,和自己最开始的猜测类似,他现在的状态类似漫威电影里面的毒液,不过比毒液更高级,因为他可以通过侵蚀,最终将对方彻底吞噬。

而在确定了自己的能力后,陈长青便开始寻找目标。

通过梳理资料,陈长青得出结论,眼前的这个世界跟自己原本的那个世界类似,稍微有些不同的是这个世界多了很多前世自己在香江电影里面看到的角色。

刚来这个世界,陈长青的第一个落脚点是监狱。

虽说监狱里的人很多,但能让他满意的人选却很少,而相比较傻强这个高级马仔,陈永仁显然更合自己心意。

况且这一时期的陈永仁因为女朋友may的缘故,正处于人生最迷茫的时候。

迷茫就意味着意志力薄弱,意味着很容易被自己侵蚀。

所以在一番考量后,陈长青最终决定将陈永仁敲定为自己的目标。

姓名:陈永仁(陈长青)

力量:1.2

速度:0.9

体质:1.1

精神:1.3

能力:初级射击、初级搏击、中级学识、中级侦查。

当前侵蚀度:15.6%

今天是陈永仁进监狱的第二天,也是陈长青侵蚀对方的第二天,如果没记错的话,陈永仁这次要在监狱待满二十天!

时间匆匆流逝,眨眼便十几天过去了,距离陈永仁刑满释放的日子越来越近。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傻强的脸上,在阳光的刺激下,傻强从床上爬了起来,下意识抬头看向斜上方:“阿仁,起床啊。”

在傻强的叫喊声下,脸色苍白,眼白带着血丝,整个人似乎苍老了十几岁的陈永仁,神情疲惫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谢了,要不是你叫我,又要被管教骂了。”

看着陈永仁那苍白的脸色,傻强眼里不由闪过一抹担忧:“阿仁你最近脸色好差啊。”

身体疲惫,四肢仿佛灌了铅一样沉重,从上铺爬了下来的陈永仁,拍了拍自己憔悴的脸:

“有吗?”

傻强本来是和陈永仁不对付的,但在十几天前的那次深夜谈话后,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傻强渐渐的将陈永仁当成自己的朋友。

而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傻强发现自己这位朋友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差。

不管是脸色,还是体能,亦或者其他方面,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废掉了一样,这让傻强很担心:

“你没照镜子,不然一定吓一跳。”

面对傻强关切的语气,陈永仁笑了笑,他晃动着酸涩的脖子,苍白的嘴唇很难看到血色:“不说这个了,你什么时候出去?”

“怎么,想跟我混啊?”

“我怕你被打死啊,扑街。”

“你知不知我是谁?傻强啊,整个尖沙咀谁不知道我?”

“那你还被打?”

陈永仁拍了拍脸,拿起旁边的湿毛巾狠狠的按在脸上,冰冷的湿毛巾让他不由精神一振,而看着身后还傻愣在原地的傻强:

“一会把你爸的灵位地址告诉我,我出去帮你烧把香。”

傻强眼神一颤,显然内心被触动了,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大概是感觉不好意思,便狠狠的拍着陈永仁的肩膀:“我跟你说,你小子发达了,出去之后有人欺负你,就说你跟我傻强混。”

“认你做老大?我怕到时候被打啊,死扑街。”

当天晚上,散发着下水道恶臭的牢房内,位于上铺的陈永仁整个人蜷缩在角落。

监狱外,老旧灯泡因年久失修,闪烁的灯光让陈永仁的脸色忽明忽暗,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冒出,眼白处充满血丝,而在漆黑的瞳孔深处,隐约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身体如朽木般僵硬,紧咬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伴随着痛苦的沉吟声,宽松的囚服被汗水打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那紧绷的身体仿佛被抽掉了骨头一样,彻底的松软开来,而在陈永仁的脸上却突兀的浮现出一抹诡异,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