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周天子 > 第一百零二章 无尽背刺(二合一大章)

周天子 第一百零二章 无尽背刺(二合一大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周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与...与楚国结盟?”

魏惠王睁大眼睛,诧异地看着姬定。

这老头的脑子开始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当初与楚结盟失败之后,不是说好了要与秦结盟的吗?怎么又变成与楚结盟。

可真是秦秦楚楚傻傻分不清楚啊!

姬定笑道:“适才我说‘果然不出我所料’,指得并非是我们与秦结盟,而是我早已经看出秦并非是真心与楚结盟,其目的就只是为了破坏我们与楚结盟。于是我就将计就计,若是我们想与楚结盟,必须也要先破坏秦楚联盟,如果秦背叛楚,并且还背刺一刀,那么我们便可与楚结盟。”

他一开始就是强调魏楚联盟,而不是秦魏联盟,这转悠了一个圈,还是没有变。

魏惠王都不知道该说姬定执拗,还是该说他善变,但同时又心生好奇,问道:“为何先生偏要寡人与楚结盟?”

姬定回答道:“秦国为何一定要那河东三镇,其目的还是要夺取我们在河东的领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因为我们是挡着秦国东进一道重要屏障,那么我们与秦结盟,无异于与虎谋皮,迟早还是会被秦国给吃掉的。而我们与楚国并没有这么尖锐的矛盾,除襄陵之外,楚国还可以往徐州北上,并且还要优于往襄陵北上,那么我们与楚联盟要更加可靠。”

魏惠王听完之后,是只摇头道:“寡人当然知道秦人不可信,但楚人亦不可信啊!咱们若是与秦结盟,至少秦国暂时不会来攻打我们......。”

姬定问道:“敢问大王,秦国打谁,大王又能够做到袖手旁观?”

秦国若是不打魏国,必然是打韩或者赵,秦军不可能在家待着生孩子吧!

然而,魏国也不能仍由秦国将韩赵给灭了。

可见三晋与秦的矛盾是根本性的。

魏惠王讪讪道:“这我们到时可以看情况而定,至少也不会如现在这般被动啊!但若寡人与楚结盟,秦国一定会对我们穷追猛打,而楚人也不见得会倾国之力来救我们的,这国家战事,可不能过于依靠盟友,这盟友往往是靠不住的呀!”

与秦联盟,秦当然不会攻魏,魏就能够得到喘息之机,而与楚联盟,秦一定攻魏,故此前提是楚国一定要尽全力救魏国,但这谁敢保证?

楚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呀!

姬定羽扇轻摇,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能够成为魏、楚二国相邦,大王可放心否?”

魏惠王听得是大吃一惊,这口气可真是太狂妄了,纳闷道:“先生凭何能够成为楚国相邦?你可知道近十年来,可都没有外人在楚国担任相邦啊!”

若说去齐国、燕国,那他也不会觉得这么惊讶,毕竟姬定还是很有才干的,关键要去楚国当相邦,一点也不夸张的说,难度系数,乃七国之最。

姬定是充满自信地笑道:“这大王您别管,我自有办法,我就问大王一句,如果我能够做到,大王可否放心与楚国结盟。”

魏惠王根本不信,你既不是楚国贵族,又是这个年纪,你怎么可能成为楚国相邦,点头道:“如果先生能够成为楚国相邦,那寡人必然也封先生为相邦,并且愿意与楚国结盟。”

姬定道:“那行!大王与相邦只管与秦结盟,到时我会以个人名义出使楚国,若我能成,大王再与楚国结盟,若不能成,倒也不妨碍大王与秦国结盟。”

魏惠王想了想,好像这样也不错,至少也多了一个选择,不怕秦国漫天要价,点头道:“一言为定。”

正当这时,一个阉人快步入得殿来,在魏惠王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魏惠王不耐烦地挥挥手,“你下去吧!寡人现在哪有空处理这等闲事。”

“是。”

待那阉人退下之后,姬定突然问道:“大王!出了什么事?”

魏惠王瞧了眼姬定,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不就是关于濮阳的事么?濮阳那边传信来,说如今卫侯大力推行新政,若是再不动手可就晚了,可是寡人现在哪有心情处理那事。”

秦秦楚楚已经令他转不过来弯来了,再加个卫国,他哪里想得过来啊!

你个糟老头子,是要害我老婆跟我分手么?姬定暗自翻了下白眼,道:“大王,您若是现在对濮阳不管不顾的话,那濮阳的贵族定会认为大王只是在玩弄他们,说不定还会将此事告诉卫侯,那我也会受到连累的呀!”

魏惠王眨了眨眼,心烦意乱道:“可是现在寡人哪有心情去管那事。”

姬定真的很想捶死这老头,道:“大王要管什么,只需要吩咐他们动手就行了,难道大王现在拿个酒杯的功夫都抽不出吗。”

魏惠王想了想,极其敷衍道:“寡人待会就去安排。”

姬定双手一摊道:“那为什么不现在去安排?大王您现在都有功夫在这打扰我下棋。”

“你....!”

魏惠王吹胡子瞪眼地指着姬定,可一想到这厮方才自吹能成为楚国相邦,何不等到他灰溜溜从楚国回来之后,再好生嘲笑他一番,于是点头道:“行行行,寡人现在就去安排。”

姬定不依不饶道:“大王,您也别怪我说话难听,这事是您逼着我做的,如今做到一半,我已经很愧对卫侯,您要是又突然撤手不管,万一被卫侯察觉出什么来,我可是连家乡都回不得了。”

魏惠王哼道:“你要是能够楚国相邦,你想去哪都行。”

姬定道:“大王请放心,此去楚国我是志在必得,但是我得顾忌卫人对我的看法呀。”

......

如今齐、宋忙于对付楚国,三晋忙于对付秦国,这对于卫国而言,确实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因为在这个期间,是没有人顾得上他们的。

姬定在临走之前,也是跟卫侯这么说的,我能保证外面安然无事,你只要确保国内无事就行了。

卫侯是信心满满,如今他对于国内的掌控,是胜过以往任何一年,怎么可能会有事。

结果就出事了。

左氏城(曹县)蔡家以卫侯废除世袭制为借口,突然起兵反抗濮阳,并且还将当地县公,以及锦衣卫全部拿下。

卫侯闻此消息,是大惊失色,倒不是小小蔡家可以威胁到他,只不过事先是完全没有预兆,毕竟卫国非常小,这些有封邑的大家族,他可都是盯着的。

蔡家之前并没有任何异动,怎么突然就反了。

发生了什么?

卫侯赶紧找来殷顺且,要调兵遣将去平叛。

卫国已经好些年么有打过仗,突然打起来,卫侯有些手忙脚乱。

“君上,切勿着急,那蔡家没有多少人马,是成不了气候的,但若是君上立刻就派子南将军率兵前往平叛,这可能会导致濮阳空虚。”殷顺且劝住道。

卫侯猛地一怔,问道:“依卿之见,该当如何?”

殷顺且道:“可从绁家和擎家抽调部分人马前去。”

卫侯突然反应过来,他如今对于绁错、擎薄还是有些保留的,于是他立刻下令,从绁家和擎家的封邑借调人马,由子南权统兵前往平叛。

绁错得知消息之后,立刻入宫,道:“君上,臣与擎家深受君上的恩情,自然愿意出人助君上平叛,但是臣以为也必须从殷大夫的封邑抽调人马,否则的话,若有任何差池,殷顺且在濮阳振臂一呼,以他在儒生心中的地位,以及他们家族的实力,谁能挡得住他啊!”

卫侯觉得绁错的话,也有些道理,况且他生性多疑,于是他又下令,从殷顺且的封邑抽调部分人马,保证濮阳各方势力的均衡。

卫侯的中心就是濮阳,只要濮阳不乱,那就是万事大吉。

但这人马刚刚派出去,西边又有贵族起兵反抗卫侯的统治,南边又有一个贵族起兵。

卫侯这下有些晕了。

之前商议新政的时候,他们可都是支持的,怎么这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啊!

可他哪里想得到,魏王早已经暗中派人收买了这些贵族,那魏使也是非常直白的告诉他们,大梁方面是决不允许卫国变法图强,卫侯要变法,那我大梁就要出兵。

如果你们这些贵族自己将卫侯推翻,那大梁还能够容许卫国继续存在,你们的封邑也还是会继续保留的。

虽然这些贵族的实力不是很强,最多也就数百人,且分散在全国各地,并没有拧成一股绳,根本无法对卫侯造成任何威胁,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令卫侯有些头疼,他得不断调派人马去各地平叛。

而掌管十年军政的大司马姜佐其实人已经在齐国,濮阳上下都显得有些慌乱。

一时间,小小卫国亦是烽烟四起,热闹非凡。

但没有一个诸侯国关注这里,如今谁还顾得上卫国,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村里械斗罢了,打完之后,不还是个村么。

而那边楚威王派出大臣司马昭鱼前往燕国游说,令燕国也加入到秦楚联盟。其实燕国早就想加入秦楚联盟,燕国跟齐国真是势不两立,而如今齐国拉拢赵国,这令燕国感到非常痛苦,故此司马昭鱼一到,燕国国君立刻答应加入秦楚联盟,表示只要楚国出兵齐国,燕国就一定出兵。

同时楚威王又委派身在巴国的昭微前往咸阳与张仪交涉对齐宣战。

昭微立刻赶到咸阳,找到张仪,商谈出兵宋齐之事。

这齐国老是后面搞鬼,必须得对齐国宣战,不然的话,楚国也必然要派同等的兵力去防守宋齐联盟,等到我们都打累了,齐国再跳出来,那我们更加难,那就不如现在开战。

我们结盟,那就是要灭魏,而齐国与赵韩结盟就是不希望我们灭魏,这可是根本矛盾。

“这样!”

张仪向昭微道:“如今我军在河西已经彻底将魏军压制在河东地区,魏军难以对我们造成任何威胁,由我们秦军先分兵攻打韩国,迫使齐国出兵救援,到时贵国再出兵齐国,令齐国首尾难顾。”

昭微听罢,不禁喜出望外,这才真的盟友,双方立刻商定出兵具体事宜,然后昭微便回去了。

昭微刚走,只见屋后走出一人来,不是别人,真是秦君嬴驷。

嬴驷压压手,让张仪别起身了,然后坐了下来,问道:“我们是真出兵,还是假出兵?”

张仪立刻道:“真出兵,臣这么做的原因,就是要以军事迫使韩国离开齐、赵、韩三国联盟,与我们联盟,令他们变成一盘散沙。”

嬴驷问道:“相邦可有把握。”

张仪点头道:“只要臣拉着惠施一块去到韩国,韩国必然会加入我们的联盟,因为韩国是难以抵抗我们与魏国两面夹击,同时亦可令楚国与齐国交战,使得齐国难以派遣太多援兵支援韩国,等到我们与魏国正式结盟,便再派兵支援魏国,对抗楚国。”

嬴驷点点头,又道:“可是楚王还游说燕国加入我们的联盟,但是燕国一直与我们的关系不错。”

他女儿就是燕国国君的妻子。

张仪笑道:“君上说得是,我们一定维持好与燕国的关系,暂时让燕国出兵,也只是为了配合楚国,削弱齐国,但如果齐国反击燕国,我们也必然出兵支援燕国。”

如今秦国拿下整个河西地区,等于是将最好的一块地收入囊中,东边诸国中,除魏国之外,其余的国家要打秦国,最佳的路径可都是要攻取函谷关,这个地理优势赋予秦国外交极大操作空间。

张仪可以大胆操作,他这一回是要削弱楚国,挑拨三晋,打击齐国。

而那边惠施也收到魏王的来信,于是他又去找张仪谈判,表示答应张仪的条件。

“难得魏王如此深明大义。”张仪拱手道:“为表示我国的诚意,我会奏请君上,抽调河西兵力,前去攻打韩国。”

惠施点点头,旋即又好奇道:“为何要攻打韩国?”

张仪笑道:“我这是以战逼和,若是不将韩国拉入我们的联盟,我们秦军又如何前往大梁,与贵国共同抵抗楚国的入侵。”

大梁与河东是被韩国割开,如果不打通这一条路,秦军确实难以支援魏国,韩国对于秦魏联盟而言,也是至关重要,但是对于秦国而言,要更加重要。

如果韩国对秦国开放的话,秦军便可从函谷关倾巢而出,北上可进攻赵国,东去可进攻齐国,南下可攻击楚国。

惠施并不知道那边魏惠王已经是朝秦暮楚,他也知道秦国的野心,但就目前局势而言,他们确实要拉拢韩国,但他又不是很信任张仪,于是道:“我国重兵都在防守楚国,恐怕难以协助贵国啊!”

他就怕张仪挑拨魏国去进攻韩国,离间魏韩关系,然后掉过头打魏国。

张仪心里明白的很,点点头道:“暂时不需要贵国出兵,我们先可以做做样子,等到我们一块拉拢韩国之后,再公布结盟一事。”

与惠施商定之后,张仪立刻命正在河西作战的大将公子疾率领三万秦军出函谷关攻打韩国重镇宜阳(洛阳西部)。

只要打通这里,对于秦人而言,可真是猛虎出笼啊!

可见战争只是政治的延续,公子疾只是负责打赢战争,至于打谁,那不是他决定得。

昭微一看秦国如果出兵韩国。

好兄弟,讲义气。

立刻传信楚威王。

楚威王也表示不亏老盟友,果然讲信用,于是立刻又调派身在越国境内的大将军景翠从魏国出兵徐州,正式对宋齐宣战。

他这边出兵之后。

燕国立刻派兵南下,进攻齐国。

而赵国此时顾不得燕国,毕竟齐国可比韩国强大的多,同时赵国离齐国甚远,赵军主力得去援助韩国,而身处在赵国与燕国中间的中山国就成为至关重要,燕君和赵君纷纷遣使前往中山国,游说中山国。

一时间,整个中华大地烽烟四起。

对于战国而言,这只不过是常态,几乎每隔几年,就要这么大打一回,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就在秦国猛攻韩国的时候,张仪与惠施悄无声息来到韩国都城,与韩国相邦公仲侈会面。

公仲侈见到张仪跟惠施一块来了,心里顿时是叫苦不迭,他刚刚与赵国商量,准备拉魏国入盟,如果魏国这时候投向秦国,那韩国顿时就是四面秦歌啊!

张仪呵呵笑道:“到底这远亲不如近邻啊!齐国哪里派得出兵马来援救你们韩国啊!”

公仲侈鄙视了惠施一眼,哼道:“若是我们三晋联手,何需齐国相助。”

惠施怒拍桌子,指着公仲侈道:“之前你为何不答应与我国结盟?”

公仲侈被惠施这一句话怼得哑口无言。

你们想得好,在旁看戏,只要不打死,你们都能忍,还好意思说我。

张仪站起身来,呵呵笑道:“二位息怒,且听张仪一言,齐、楚二国皆想挑拨我们三国之间的关系.....。”

惠施讽刺道:“这还需要挑拨吗?”

张仪笑道:“魏相出身高贵,不知城外那些乡民的生活状况,平时这邻里之间老是争吵不休,甚至拳脚相向,这都是很正常的,但若面临外敌来犯时,邻里之间就应该放下之前的恩怨,共同抗击外敌,否则的话,将会被外敌逐一击破。这就如我们三国之间关系,我们三国虽然时常相互攻伐,但如今我们应该团结一心,共同抗击外敌,只要我们三国结盟,那便不惧齐楚。”

公仲侈不禁看向惠施。

如果魏国倒向秦国,那么对于韩国而言,加入秦魏联盟,显然要更加有利于本国的安全,不然的话,秦魏肯定会出兵韩国,打通秦国与大梁的道路。

惠施点点头道:“秦相言之有理。”

公仲侈迟疑少许,道:“我们韩国可以答应与秦魏结盟,但是前提是不能进攻赵国。”

这赵国的援兵都还在路上,若韩国背刺赵国,那赵国不得记恨韩国一辈子,公仲侈知道,还是得防着秦国,就不能与赵国闹得太僵。

张仪立刻道:“这我可以保证,我们目前主要是帮助魏国抵挡入侵楚国。”

他和嬴驷心里都很明白,真正能够威胁到秦国霸业的,是南方大国楚国,东方大国齐国,尤其是最近楚国的气焰嚣张,势力扩张太快,必须得削弱楚国。

在张仪一系列的威逼利诱之下,秦、韩、魏三国达成联盟。

并且三个相邦很快就制定出一条攻楚救魏的计划,秦韩联军将从韩国进攻楚国,迫使楚军主力回援,同时令楚国东西两线作战,再解襄陵之困的同时,削弱楚国的势力。

消息也很快传到大梁来。

魏惠王觉得目前的情况很不错,既可以与秦国罢兵休战,同时又打击了楚国。

“先生以为还有必要与楚结盟吗?”魏惠王不禁向姬定问道。

姬定道:“这得看大王你图得是什么?若只是图一时安稳,那自然不需要与楚结盟,但若从长远来看,与楚结盟显然更为有利,原因我之前也说了,魏国与秦国的矛盾,是难以调和的,魏国在河东的势力,对于秦国而言,那就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魏韩又是挡住秦国东进的绊脚石,秦魏联盟焉能长久。”

魏惠王道:“可魏楚联盟,会使得我们太依靠楚国,从长远来看也是非常不利啊!”

姬定笑道:“大王千万别这么想,且不说魏楚联盟的前提是我能够成为楚国相邦,就说各个国家都是以本国利益为先,魏楚联盟不会令秦国记恨魏国,而会令秦国更加讨好魏国,因为秦国不想见到魏楚联盟,故此与楚联盟,是必然要好过秦魏联盟,如果我们与秦国结盟,秦国必定会对我们吆五喝六。”

魏惠王稍稍点头,道:“但具体怎么做,还是得相邦回来,咱们三人商量之后,再做决定。”

姬定点点头。

回到住所,法克立刻走上前来,道:“先生,濮阳那边又传来消息,卫侯果真是上当了,如今卫国周边有不少贵族起兵,使得卫侯手忙脚乱,已经对外派出不少人马平叛,同时他又还对绁错和擎薄保留着信任,如今濮阳空虚,绁错他们是大有可为啊!”

姬定笑道:“这就是能力缺乏,且没有信心的表现,他总是害怕如果除掉绁错、擎薄等人,那他将无法驾驭殷顺且他们,这种国君留着也没什么用,我的人准备的怎么样?”

法克道:“都已经潜伏在濮阳四周。”

“多在往大梁的路上安排一些人,如果卫侯有机会逃去大梁的话,我想他可能会想到我。”

“是。”

“不管怎么样,必须要将他干掉,我要的是死无对证。”

对于姬定而言,他其实是同时在下两盘棋,一个大局,一个小局,小局那盘棋下得差不多了,毕竟有魏惠王的支持,对付卫侯还是比较轻松,关键就是大局这盘棋。

目前为止,一直都是张仪独舞,他还在等待机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